澶ф渤缃戠溂閬-娌冲崡鎴峰缃憒娌冲崡鎽勫奖缃憒閮戝窞璺戞缃憒娌冲崡椹村弸缃

搜索
查看: 79741|回复: 0

甘棠论文:“对联”一词溯源——读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8 21: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联”一词溯源

——读梁章钜《楹联丛话·卷一·故事》

刘锋





对于构建中国对联学这一学科,对于研究中国楹联(对联)发展史,对联源流的研究是最基础的课题。其中,‘对联’一词起源当然是很值得研究的。



1



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故事》中有两段话讲到“对联”。这两段话都来自《野获编》。其一云:“张江陵盛时,有送对联谄之者云:‘上相太师,一德辅三朝,功高日月;状元榜眼,二难登两第,学冠天人。’江陵欣然悬于厅事。••••••昔年,殷历城罢相在里,江陵以宋诗为对联寄之云:‘山中宰相无官府;天上神仙有子孙。’盖谀与嘲各半。••••••” ——————作者注:此段见(《万历野获编》卷九 之内阁条之【宰相对联】下。

其二云:“前明邱南镇岳由亚卿左迁藩参,数厚遗张江陵,尝以黄金制对联馈之云:“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盖亦欲以己名时蒙记忆也。江陵喜,将骤擢之。未几败,岳遂罢归。” ——————作者注:此句最可怪者是用“前明”字样,这当是清朝人口吻。查《万历野获编》卷十三之【邱侍郎献谀】,原文是:“至江陵柄政,邱始出补官,江陵亦许以光复矣。邱乃以己姓名献一对云:‘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相公大喜,将超擢而病告殒矣,邱竟以外藩再斥。”

“张江陵盛时”,“ 江陵柄政”都是指张居正执政的鼎盛时期。张居正于万历十年(1582年)去世。据此联文,对联或最早出现在1580年前后。

《野获编》即《万历野获编》, 明人笔记,沈德符撰,30卷,又有补遗4卷。沈德符(1578—1642)浙江秀水(今嘉兴)人,明代万历四十六年(1618)举人。该书万历三十四至三十五年间(1606—1607年)撰成。此书仿欧阳修《归田录》之体例﹐随时记录。书名寓“野之所获”之意。虽云野获,堪比正史。

此书编辑过程也很复杂:万历三十四至三十五年间先成20卷﹐四十七年(1619)又编成《续编》10卷。最初的刻本是明朝的大字刻本,每卷自起止,没有分类。到了康熙二十五年,桐乡人钱枋又依据朱彝尊的旧钞本,分类编排为30卷,48门,另有《补遗》4卷。

若据作者编书时间,对联一词或出现在 (1606—1607年)。



2



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故事》中另有一段提到对联,文曰:

《敝帚斋余谈》云:“江陵初赐第于乡,上御笔亲勒堂对云:‘忠可格天,正气垂之万世;功昭捧日,休光播于百年。’可谓异典极褒。至癸未籍没,则并第宅不保矣。但对联乃御制御书,不知当时在事者何以处之。”

好奇之余,检读《敝帚斋余谈》 ,其中有两条提到对联:《宰相对联》和《山人对联》,从略。

《敝帚斋余谈》的作者或曰佚名,或曰沈德符。



3



山西张延华在研究明末乔应甲及其《半九亭集》对对联一词的使用有了新发现。他在2010年5月28日在《中国楹联报》发表《“对联”一词源于何时何人?》 说:经查阅《李渔(1611~1680)全集•楹联卷》,李开先(1502-1568)的《中麓山人拙对》、《中麓山人续对》, 均未发现 “对联”一词。

张延华经过细心检阅,发现乔应甲在《半九亭集》第一卷第3页“心学”中已经使用‘对联’一词:“余仿赵清献焚香告天之意,每白日看书得料,夜间想为对联,次早书于格,三阅月矣。”

乔应甲(1559—1627)字汝俊,山西猗氏(现临猗)人,明万历十六年(1588)中举,二十年(1592)进士。《半九亭集》成书于明天启六年(1626)。由此推断,“对联”一词在1626年之前已在使用。

2012年9月5日张延华又在《中华楹联报》发表了《乔应甲三书三证“对联”情》一文,指出乔应甲在《诚信录》一书的开篇“乌兔记”写道:“予行取为壬寅等岁时,慈乌集吾乡者不啻蔽地遮天。然犹自吾家屋树以渐他,及而南社、西社,不一二见。予记取书院,朔望进盐院公祖衙门作揖,见对联云:柏干森森,雅称柏台气象;乌飞肃肃,应知乌府风棱。此吉兆也。如此者数年。”根据《诚信录》成书时间在“万历四十年(1612)孟冬二十五日”,可以推断“对联”一词当在1612年或稍前。



4



2011年第3期《对联?民间对联故事》刊载湖北李学文的《“对联”一词的出处有了新发现》一文。

新发现有两个。其一是:据李学文文章,“余从清代何文焕辑的《历代诗话》下卷《韵语阳秋》卷一中发现了‘对联’一词,而且四次出现,••• ‘对联’一词早在南宋就出现了。” “《韵语阳秋》卷一184页写道:梅圣俞五字律诗,于对联中十字作一意处甚多。如碧澜亭诗云:‘危楼喧晓鼓,惊鹭起寒汀。’……”其余三处略。

“《韵语阳秋》葛立方著。葛立方,字常之,南宋丹阳人。绍兴八年(1138)进士。官中书舍人、吏部侍郎等。隆兴二年(1164)卒。徐林《韵语阳秋序》云:“隆兴元年(1163),常之由天官侍郎罢七年矣,于是《韵语阳秋》之书成,贻书谓余叙之。”依据“由天官罢七年”推断,《韵语阳秋》的写作时间在1155年后,用七年时间于1163年编竣。”-------对联一词起源于南宋1163年或稍前(1155年后)。当然此处“对联”一词是指律诗中的含有对仗的一联,或是颔联或是颈联。这个发现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即:对联是由诗歌分化出来的。

其二是李学文从《汉语大词典》第二卷1305页的“对联”词条。由该词条下注释查到对联一词。其中云:••• 《西湖二集•忠孝萃一门》:“洪武爷抚定了婺州,于城楼上立大旗二面,亲书对联道‘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一统天’。”  “就这对联看将起来,我大明一统气象见于此矣。”------此书两次用到的“对联”一词  

此处显然是指一般意义的对联。《西湖二集》,明末短篇小说集。作者周楫,字清原,号济川子,浙江杭州人。明万历(1573—1609)末前后在世。

文中虽然有“洪武爷•••亲书对联”字样,但此书是小说,不能认定是朱元璋作对联。但可以推断“对联”一词出现当在1609年前后。



5



和《西湖二集》类似的还有明代长篇小说《封神演义》。

《封神演义》第67回是姜子牙金台拜将。其中云:“•••话说子牙排仪仗出城,只见前面七十里,俱是大红 ,直摆到西岐城。西岐百姓扶老携幼,俱来观看。子牙至岐山,将近将台边,有一座牌坊,上有一幅对联:‘三千社稷归周主,一派华夷属武王。’•••”

一方面,不能因为小说(《封神演义》)中出现了对联,就以此认为商、周时期已经出现了对联。另一方面《封神演义》出现了“对联”一词,却另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用来推断“对联”一词出现的时间。

《封神演义》一书的作者是许仲琳。许仲琳(约1560 ~ 约1630),亦作陈仲林,号钟山逸叟,应天府(今江苏南京市)人,生平事迹不详。因为《封神演义》小说中出现了对联两字,所以可以推断“对联”一词出现当在1630年前后。

由于对《封神演义》一书的作者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一种观点认为《封神演义》一书的作者是是陆西星。陆西星(1520~1606,或1520~1601),字长庚,号潜虚子,又号方壶外史,扬州府兴化(江苏泰州兴化)人,明朝时期道教人士,道教内丹派东派的创始人。由于《封神演义》一书的宗旨与陆西星的身份相符合。所以作者是陆西星的可能性更大。据此可以推断“对联”一词出现当在1606年之前。

又由于鲁迅、章培恒、刘振农等很多学者的研究,《封神演义》的出版至迟应在嘉靖三十年 (1552)完成。所以还可以推断“对联”一词出现当在1552年。

然而,所有这些推断都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6



检读《春明梦余录》,其卷九云:“万历二年四月,面谕辅臣作对联。先拟三字,对云:天地泰,对曰:日月明。张居正贺云:永乐十一年端午,宣宗随成祖北京射柳,连发三矢皆中。又出对云:万方玉帛风云会,即对云:一统山河日月明,成祖大喜,赐名马、纻丝等物。时宣宗年十五也。上所对适与符合。”

《春明梦余录》是孙承泽所著。孙承泽(1593~1676),字耳北等,号北海,又号退谷等,山东益都人,世隶顺天府上林苑(今河北大兴)。明末清初政治家、收藏家。明崇祯四年(1631)中进士。官至刑科给事中。清顺治元年(1644)被起用,历任吏科给事中、太常寺卿、大理寺卿、兵部侍郎、吏部右侍郎等职。富收藏,精鉴别。著有《春明梦余录》、《天府广记》、《庚子消夏记》、《九州山水考》、《溯洄集》、《研山斋集》等四十余种,多传于世。卒年八十五。其故宅寓号“研山堂”,内有“万卷楼”。

《春明梦馀录》记载明代北京的情况,体例似政书,又似方志,分《建置》、《形胜》、《城池》、《畿甸》、《城坊》、《宫阙》、《坛庙》、《官署》、《名迹》、《寺庙》、等十四门,其中《官署》四十卷,篇幅最多。是研究明朝章典源流沿革的好材料。

万历二年是1574年。由于《春明梦馀录》具有史书性质,或可推断1574年已经使用对联一词。



7



受梁章钜在《楹联丛话•卷一•故事》引用书籍的提示,检读明代郎瑛《七修类稿》。在《七修类稿》卷三十五•诗文类下有《对联》条,云:



对联

吏部许尚书赞,乃尊亦吏部尚书,己先为户部尚书;兄诏,亦尝为南户部尚书也。吾友俞子木为作一对云:“父冢宰,子冢宰,秉一代之铨衡;兄司徒,弟司徒,总两京之会计。”又友陈敏之木,天台人也,受徽州歙县训导,书一联于衙曰:“四万八千丈山中仙客,三百六十重滩上闲官。”一则不可移易,则天生切对。

条目用“对联”,条目中有“作一对”,“ 书一联”, “天生切对”等字样。而且条目中有两副对联。------这是目前所发现的对联一词出现的最早资料。

在《七修类稿》中,不仅有对联一词,还出现“联对”一词。据《七修类稿》•卷十三•国事类之《霸州贼》条下,其中云:

霸州贼

正德五年九月,霸州刘六、刘七、齐彦名,原系谋逆太监刘瑾门下。瑾败,遂纠贼众流劫地方;后又增入杨虎、赵鐩、刘惠等,共二十五名,分为二十八营,共有人马十七万五千。各授伪官,张打“奉天征讨元帅”旗帜,上以金书联对云:“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混沌之天。”又于老营以大红彩缎书:“英雄吞海岳,气势转乾坤。”攻破州县几二百,杀死总兵冯祯、参将王杲、都指挥王保、詹济、潘翀、同知郁采、指挥、知县杂职数十员,奸淫妇女,磔剉凶残,不可言也;••••••呜呼!扰乱六省,延逾两年,岂非数也哉?然不立官据土,此其贼也欤?详载《守溪长语》。

对联一词经历了“对”,“联”,“联对”,而最后归于“对联”。

《七修类稿》51卷(又《续稿》7卷) 是郎瑛所撰写的一部重要笔记。全书按类编排,分天地、国事、义理、辩证、诗文、事物、奇谑等七大类。涉及:当朝及前朝史事掌故,社会风俗及琐闻,艺文及学术考辨。四库入存目。

李慈铭对此书的史料颇为重视,而批评其论。总结有三点:其一,“此书引证颇广,当时杨升庵(慎)已屡引其说,然识见殊卑,笔亦冗拙,时有村学究气,”其二,“论诗文尤可笑,其浩博则不可没也。”其三,“然以其谈当时事多,治明史者必读” 。现存明嘉靖刻本等。

而且,作者是认真的。据陈善《〈七修续稿〉序》云:“嘉靖丙寅,先生春秋八十,犹日综群籍,参互考订,……”

郎瑛(1487~1566),字仁宝。仁和(今浙江杭州)人。明代藏书家。因居草桥门,自号“草桥子”。淡泊功名,好山水,著有《七修类稿》55卷、《订正孝经》1卷、《大学格物传》1卷、《萃忠录》2卷、《青史衮钺》60卷等。可以推断在1566年已经使用对联一词。



结论:现在可以明确,对联一词作为诗歌术语首先出现在南宋葛立方著《韵语阳秋》中,对联一词作为一般意义的概念首先出现在明代郎瑛著《七修类稿》中。更新的发现有待更新的研究。

【作者简介】

刘锋,中国楹联学会名誉理事,天津市楹联学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楹联》杂志主编。对联作品曾13次获中国楹联学会“中国对联创作奖”,获“2005年对联中国”大奖等。对联作品以集句联为特色,约300副,己收入中楹会主编的《百家联稿》(第2卷)。楹联研究论文有12篇入选“中国楹联(学会)论坛”。《对联起源考证》获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一等奖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9-24 02:33 , Processed in 0.096448 second(s),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