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行/正文
 分享到: QQ 微博 微信
【柯青游记】广西龙脊梯田~老寨通透出来的岁月印痕
网络游记作家柯青 2019.04.18 09:26 旅行

        阿爹邀约我再回龙脊老寨叙叙旧,看看龙脊梯田的变迁,我欣然应允了,因为那里曾有我们青春岁月的印痕。

        山寨是原始古朴的,梯田是由天洒落的,田埂是祖辈汗珠子凝固成的,还有那暮归的水牛…… 

把原本寂静的山乡,绣成了一幅活灵活现的"十字绣"。 

        这幅绣作,透着草木腥腥的气息,弥漫在山坳沟壑,冲撞着嗅觉,颇像一场山水推介会,播放着美丽和恢宏。

         往日记忆中的苍白,已经有了色彩美。 

         朦胧中,前方的那片挑角寨楼,仿佛变成一条酣睡的龙头,藏匿在群山怀抱的尽头,它侧依着山脉,隆起了脊梁。摆动着尾羿,漂浮在山川的岗顶沟壑。  

        我妒忌年月。很难把过去的碎片,黏贴在眼前的龙脊上,那时候,我们给它起名叫,沉睡的龙。 

         睡龙,"毛须"一丝丝刺绣在了山涧里 ;"麟片"一片片叠加在山岗上;"骨骼"一节节横亘在山川中。 

         岁月蹉跎,如今的阿爹们会用夹生的普通话,吭吭哧哧说,城里来的"洋钉"钉在了古朴的树木上,把知识,理念和习惯带进了山寨。 

        其实,洋味碰撞了土腥味,天长日久,定会生成出新的"味道",这是日后的结论! 

        云海,让人心潮起伏,外面的世界已经风起云涌。里面仍然刀耕火种? 

        地理环境的制约,远比想象更残酷。 

         那云海已经在山边集结了"集团军",偶尔从天边挤出来的云朵,犹如一小股"侦察兵",或匍匐山坡。或潜伏树后,或绕过水塘,或走过田埂,一步一步地丈量"睡龙"的栖息地,用岁月的曙光催活这片土地。 

         大约六七年的光景,我们这些风华少年~返回了城里,而这被现代观念撕裂开了的缝,却给封闭的山寨带来了一种渴望思变的追求。

        龙的"须发" ,梳洗出来的线条,潇洒、自然,循着山体飞瀑而下。 

        那泼出来的图案,就像仙翁撸着白须,丝丝清晰,缕缕泛银,不粘连,不扭曲,颇为壮观。 

        它就像一张偌大的吊床。在波澜中,荡来荡去,荡出欢笑,悠出幸福,好不惬意! 

         最奇特的是,它忽而又变换成了火炬状,瞬间。又巧手勾结成"s"形,与周边的梯田相映成趣!

         龙的"麟片",撞进视野有些变形,它一片又一片的叠加在山体上,把一个天梯,竖在了龙脊梯田上。 

         那青石台阶上,扛着农具的村妇,穿着彩色的绣衣,缓缓而上,极像佩戴在龙体上的玉佩,真的太养眼了!

        还有,那洒落在山坳里的"麟片"被弯曲成黑色三角般的一片小屋顶,你挤着我,我扛着你,把海水拍打礁石的波浪,完美的再现给了美丽的山乡。

         "龙的"脊梁",顺着山势蜿蜒绵亘,那骨骼的柔软度令人惊奇,逢山折行,逢水跃过,所向披靡。 

         一种势不可当的动力。让睡龙苏醒,跃起,这就是一个伟大的新时代,赋予龙脊梯田新的含义。

        阿爹"啪嗒"着水烟枪,烟火一明一暗,那古铜色的面颊,那爬满皱褶的额头,早已掩饰不住眉宇间透出的喜悦。 

         我们遥望着远处,山寨青山绿水已经通透出了金山银山,我信!

        

        户外佳作欣赏 茶山春早【黎黎洞人 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眼遇途闻直播主创 】 

作者简介 

       摄影  老邢山水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 中东华人书画院副院长 其作品多次获国内外摄影奖。 

         文字  柯青  游记作家 郑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2017年~2018年度大河网眼遇原创达人  下半年将适时推出以散文游记形式的小视频【作家柯青带你走天下】重点介绍并欣赏三十多个国家的山水美景。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推荐帖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