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正文
 分享到: QQ 微博 微信
槐花由飘香【原创.图..文】
伏牛山娃娃鱼a 2019.04.25 16:39 其他


       暮春的阳光和春雨就像一支神奇的魔棒,使我们的眼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霎那间山坡和田陌就变了模样。这些天,因工作天天下乡去县城北数十公开里的太平村。车行于不知走了多少次的盘山村路,路旁的一草一木自然再也熟悉不过了。那弯弯的山路,密密的松树林,高入云端的塬子早已复制在我心中的记忆卡。不变的是路边的景物,重复的是岁月带给景物的轮回,就在不经意间,槐花开了。   槐花开了,城里已开了几天了。可是我如此熟悉的县城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槐树早已没有它的立锥之地,慢慢以退守在城外,城里只留些游兵散勇,自然槐花也就很难觅及了。散落的星星点点槐树花开的是那样的可怜。前天下午,我的车子停在洛塬子的山路上,通往烟田的小路两旁便是密密麻麻的槐树。穿行于中,那浓浓欲滴的绿叶使人不由得驻足。一个蜜蜂也盘旋在这棵槐树旁。我仔细的一看,原来,槐树上的花蕾已按奈不住了。这是我才发现在这槐树林里不只是我们几个生灵,无数个蜜蜂早在守候槐花了。远处,有一家赶花的养蜂人在开始卸蜂箱,奥,热闹的槐花季节又开始了。今天早上我的车再次穿行在那片槐树林时,槐花开始怒放了。  

    其实,出县城不到两公里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槐花。就在这几天开始开放。花期也就是一两周的时间。这是落北塬子最美的时节。塬子上成片的槐树是最多的树种。本身这季节的树叶就翠绿,再加上这无暇的花,更让人流连忘返。我当兵前的家就在于太平隔山相望的党家河塬上。我村的后面就是国有林场。林场的当家树就是槐树。每天放学(那时的学生不像现在这么多课程)或星期天回去,我赶上牛带上一个篮子,牛在如茵的槐树林了啃嫩草,我便在低的枝头上捋槐花。晚上,母亲把我捋的花花清洗后一部分制成腌菜,一部分交上面蒸成蒸菜。这样,去学几天的饭菜就有了。有时,母亲还会把槐花用开水笊一下再交些鸡蛋包成饺子(我们管它叫菜疙瘩)。那个香呵。每年到这个季节我都回去让母亲给我包菜疙瘩吃。山里的人好客,在吃菜饺子时,母亲总不忘让我给在村外荒野里放蜂的外地人端上一碗。那时,放蜂人也很豪爽,回去的碗里边有一碗槐花蜜。当然我在路上就偷偷的喝上一口,那个甜哦。后来,才知道产自卢氏的槐花蜜也是较珍贵的蜂蜜之一,据说在东京的超市上很畅销。这也许就是每年到槐花开的季节,我们卢氏几乎聚集全国各地的放蜂人的原因。   

    槐花开了。一阵微风吹来,槐花飘香,醉了山乡,醉了田陌,醉了走出山乡田陌的游子。闻着这阵阵花香,突然想去我母亲包的槐花饺子。可惜,目前已走多年,多少年没有吃过,而且也永远吃不上母亲包的槐花饺子了。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推荐帖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