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行/正文
 分享到: QQ 微博 微信
南太行马武寨、抱犊穿越
光荫 2019.05.16 08:27 旅行

一程春色尽,人间五月来

你好,五月!

五一假,四天,和谐队早已拟定了出行计划。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驴友告诉驴友,因锡崖沟整体改造升级,原计划:从滴水寨出发,登王莽岭到抱犊穿越线,被英明神武的队长果断作出革命性决定:从双底,沿红豆杉大峡谷,夜宿马武寨,经一线天到抱犊,八里沟折返。

五月二日约十一点半,和谐队一行三十八人,从百泉村换乘小交通,双底下,近午,就地进餐后,随机拉开急行军架势。雨季未到,顺峡谷,向山林回溯,途径山涧渗水,深深浅浅,每一望都是一片天地,蓝天白云青山,两岸青葱荫郁,峡谷柔肠的南太行尽收眼底。

山重水复处,正柳暗花明时,取陡升山路,曲折上行,呼哧呼哧喘粗气,掂着腿子漫山跑,竟有了向阳而生的植物般自我成长的感觉。当我们就要累成LV时,立一处平台,回首瞬间,心被柔化。阳光下,新展的树荫,透着光,如碧水,清澈明朗,闭上眼,敞开心,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感受茵茵轻柔。

一路走,一路努力,沿途的风景无暇顾及。大概下午三点,体力耐力到达极限,我们身处崖口,回首眺望,南太行沐浴在阳光里,青雾拢罩,青山妩媚,阴与阳,光与影,如变幻的翠墨画卷,移步易景,皆是大自然的馈赠。

仅能容一人之身的山路上,常常有小股LV队赶超,也常常用不了几分钟就有孤单英雄狭路相逢。每逢此种情形戏剧的一幕是:嗨,好巧,原来你也在这里!或是:加油,就要到了!一定也有宇宙终极问,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呀?回答一点也不意外,安徽、重庆、武汉、河北、西安、北京,全国各地的驴友齐聚南太行,犹如赶山朝圣。

城市里,你热嚯一嗓子,那是“神经病”,换作山里,吼一声,一呼百应!山歌、呐喊时时在山间回荡,四面八方,荡气回肠。

一支进山的队伍可是不简单,人事设置一应俱全,就拿本次我们和谐队来说吧,灵魂人物胸怀宽广,我们习惯叫他宽队,我一直认为从没有听到过去如此恰如其分的名字,他像家长一样有担当,心大的没边儿,你说宽不宽广,难怪每个和谐队成员都有强烈归属感。还有生活部长海阔天空,简称天空,做事游刃有余,戏谑调侃间就把事情安排停当。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可爱,我怀疑他德云社混过,笑话张口就来,常常逗得我们花枝乱颤。还有认真负责,德高望重的基祥如意,大家习惯喊吉祥大哥,他是可以领得终身成就奖的那一个。协调官独木舟,那是相当有才,就没有他不行的,摄影技术超棒,清新文艺范被他诠释的淋漓尽致,没想到,此次他帮火头军老宋大哥,展示了一把自己的厨艺,居家好男人就是独木舟这一款。只要文桓跟队,先锋官非他莫属,他就是和谐队的导航仪,活地图。在深山密林里,只要瞅见他,就一颗心落地,踏实了!还有雷厉风行,才华横溢的常务——陆虎,和蔼可亲后勤部长——习惯的生活,金牌收队南山大哥,总是给人鼓励,传递正能量,任劳任怨的财务官,和谐队天真可爱小伙伴。这是谁呀,这么有才,取一个如此贴切的队名。我经常扫听到,有人说,和谐队有能人,卧虎藏龙,果真名不虚传。

五一小长假,统共四天,驴友们情愿两天在路上,也要朝向往的南太行来,这其中马武寨和抱犊是必到之地。恰逢其时,接待是个大问题,且不说,没房间还可以架帐篷,光就餐也是一大考验,马武寨和抱犊都属于山西陵川县古郊乡,马武寨全村有89户,264口,背靠南太行,南北有天门,东西自险川。 盛传汉光武帝马被王莽追至此地,有“刺无棘,蛙不鸣“的传说,马武寨好歹有盘山公路,吃喝用度可以花点时间运上来。但是要想来此地歇脚住宿还是要提前着手联络,不然就难以成行。

一过崖口,就听见汽车鸣笛穿行的声响,几分钟,就瞧见了水泥路。看时间尚早,就想放缓脚步,沿路拍照臭美,所有的辛苦全都忘记,仰望碧蓝的天,有大朵白云像棉花团一般,悬在山头上,与以往相比特别近,少了可望不可及之感。没有风,云久久不肯散去。山谷里寒意犹在,把之前脱掉的衣服穿上,又不由自主的裹紧,陈皮赶忙掏出棉衣披上,还直打冷战,只有大海,一脸嫌弃的地穿着速干衣疯跑,撵都撵不上,我和陈皮只能慨叹:年轻真好!不过等我们到了农家安顿好,大海悄没声地穿上了羽绒服。马武寨一晚印象最深不是冷,是真球冷,离夏天只有四天了,马武寨还春寒料峭。有力的证据是,村东头平缓的峡谷对面有一株桃树,花期正旺,距三月十六日五龙口看山桃花足足过去了四十七天。随处可见的连翘还有相当的花苞,梨花也还挂在枝头,未彻底谢去。来到这里像误入时光隧道,遇到了一个月前的时令。

二日晨,与大海、蓝色到河滩对面看千年油松。简单早饭后,沿村子前的峡谷,迎着朝阳向抱犊挺进,沿途风景如画,盛开的连翘在清澈的阳光里,泛着光,俏丽鲜艳,好像她要坚守一世的繁华,不肯退场。马武寨海拔1300左右,要下到海拔800多米的抱犊村必然要付出一定辛苦。一路上峡谷渐深,半途偶遇几股驴友,汇合,一字排开,在峡谷半身的平台小路上缓慢前进。重头戏来了,等到行进到地势相对平缓处时,峡谷之阴的山坡上,和谐队已经有部分队友热火朝天薅起了野韭菜,一个个那兴奋劲,像捡到宝了一般,仿佛准备了一整年,只为今天收获。都说挖野菜上瘾,其中,我认为割韭菜更有治愈功效,像是齐刷刷割去了一茬烦恼,莫名的痛快。韭菜满坡,俯拾皆是,一个小时的时光,大家收获满满,可以用麻袋装毫不夸张。


接下来就是极具挑战的一线天,经过上亿年的急流冲击,峡壁比人工水闸还光滑,弯曲的弧线,令人叹服,感慨大自然的造化神工。

途经七星潭叉口,未到雨季,水流小,七星潭在烟雨朦胧间才更妩媚动人。过了饭点,再加上峡谷阴冷,凉意袭人,大家半途折返。向抱犊村赶去。

入住抱犊人家,天空先头赶到,安排妥当。女士们时时被呵护,有沒有!

按计划,下午三点半,全体队友动手包野韭菜馅儿包子。(特别说明,此处野韭菜,全是人家王建云家人之前在山里特意为和谐队拔来了。小伙伴们各自的收获,都宝贝着呢!)之前的准备工作相当繁琐,抱犊人家发了面,玫瑰姐择菜,老宋哥哥洗菜,队长切菜,独木舟与老宋哥拌馅料。只待三点半,大家动手。真正动真格了,才知道自己无用。皮也擀的不是那回事儿,包子也捏不棱正,更别说捏够十八个褶了,队长教了我半锅排,也没领会精神诀窍。不到一个小时,热气腾腾的肉包子新鲜出炉。现在想想,第一个包子没顾上品味,第二个包子才咂摸出鲜香滋味,第一笼就被消灭殆尽。等大家围着桌子讨论战况时,才知道自己是个标准的吃才,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怎么办,好像还想吃第三个,不管啦,任性一次,让我一次吃个够。

落黑儿时,为了消食儿,大家三五成群地朝一里以外的老龙口瀑布去。勉强还有光线时,赶到,转一圈折返。老龙口瀑布出口处,红色波浪岩,像切开的五花肉,一层一层错落叠压,被山石水流冲刷的线条优美,弯曲那劲儿,与百炼钢化成绕指柔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比马武寨,抱犊村不通车,一切消耗都要肩挑人扛来,至少得从距村子数里外的物资索道运来,再一件件扛回家,全村仅有七户人家,接待驴友的也只有两三户,从东头的村委到最西头,水泥路满打满算50米。抱犊人家的掌柜的王建云,是个忠厚耿直的人,他坐轮椅,约摸不到五十岁,身材瘦高,早年身体健康,翻山越岭从不含糊,可是一次登山事故造成下肢瘫痪,家里塌了顶梁柱,眼看日子过不下去了,当时宽队已经组织和谐队多次去过王建云家,听说王建云的遭遇,带头捐款捐物,给予他力所能及的帮助,这种手足之情王建云一家没齿难忘。因此抱犊人家,又称“和谐之家”。和谐队到抱犊,王建云一家子忙里忙外,慷慨接待,最大限度地提供方便,大家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就在本次出发之前,宽队还特意联络王建云,看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经询问,队长特意带给他一部智能手机。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因此,我还特别真诚的跟队长提出:让我们做个朋友吧!我保证不朝你借钱!当时,队长笑的甭提多委婉了。他把每个和谐队成员看得比自己都重要,不责备,不抱怨,无私无念,拎得清状况,看得透人情,每个和谐队成员都跟我一样被他的宽广折服。别说做朋友了,在他眼里,只要跟队,就是家人。

一夜休息,清晨下起小雨,在我的印象中,两次抱犊行都遇到了小雨,这一次又是没穿冲锋衣,没带雨衣,这一条,户外就不合格,据此我得出结论:出行2—3天线,必带雨具,山里的雨很贼,你料不定何时下何时停,如果没有雨具,再厚的衣服也是白瞎,冻成狗分分钟的事儿。这一次,幸好小贴心蓝色把自己的雨衣让给我穿,看我惭愧,就一再申明自己穿的冲锋衣裤。总被大家照顾,一边感动,一边成长,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成为具有爱的能力,胸怀宽广的人。

雨中的抱犊村在群山环抱下,更增添了些许仙气儿,山色空蒙雨亦奇,白云深处有人家。村里,红豆杉树随处可见,红豆杉属于浅根植物,主根不明显、侧根发达,是世界上公认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是经过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树种,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由于在自然条件下红豆杉生长速度缓慢,再生能力差,据说胳膊粗细,树龄就得五十年以上。不过,我纳闷的是: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这首诗的理论依据是不是不严谨,就如我写的文字,时有糊涂麻缠。我惭愧!

五月的太行山是这样的,这一垛那一垛,垛垛相连,如缮着翠茅的屋舍,真心想占上一垛,做个大(dai)王什么的,从此劈材,喂马,种豆南山坡,采菊东篱下。


早八点,队长合计,调整路线,选老龙口右侧山巅小路,约四公里,进八里沟景区,从一线天下到景区,沿公路走八里到景区正门,乘摆渡公交,1点钟停车场集合。我的天,走八里沟,腿快残了,明明有小交通,我却跟强驴咬着牙一路撑下来,我这是要向强驴看齐的节奏呀!

谢宽队,谢天空,谢先锋、收队以及各协调官,财务官,谢和谐队全体小伙伴,谢独木舟及其他摄影师的作品。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推荐帖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