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徒步/正文
 分享到: QQ 微博 微信
历时34小时,和谐队成功穿越武功山
光荫 2019.05.28 21:44 徒步

教我如何描绘你,茵茵碧草武功山!

经过多日心理准备,5月23日,随和谐队36位小伙伴儿,驱车千余公里,历时近13个小时,抵达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武功山脚下的沈子村登山口客栈。

舟车劳顿,美美睡上一觉。清晨,打开窗子,湿漉漉的空气,凉丝丝扑面而来,满眼的青翠在墨绿色群山的怀抱中,静谧安然,被登山人惊动的风来了,鸟醒了,脆鸣声悦耳动听,和着村边的溪流奏响了山间晨曲。

训练有素的和谐队,按计划5点半早饭,6点半出发。沿一条缓缓上行的碎石路向山里挺进。

武功山位于江西省中西部,属亚热带季风气候,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空气湿度大,山路上时不时有泉眼滋滋,路边的石头上青苔厚实,叶片清晰可见,像微观的小森林。茂盛的蕨草,卷曲着叶尖竞相探出,似有勾魂之意。涉水过溪,脚尖点着凸起的石板,清澈细流无处不在。色彩艳丽的毛毛虫在树干枝条上伸展着,足足的有四指长,看的人汗毛直立。连知了的发音似乎也与北方有所不同,像喝多了水,嘴里还呷着一口,吱——吱——的叫声,水头儿十足。

峡谷溪流遇阻石水花四溅,落差流布,声音大噪,各种纷繁的动静儿都被它盖住,此时的我们似乎渺小到与昆虫无异。

过竹林,路稍有坡度,灰白的新竹碗口粗细,势头盖过青黄的老竹。偶遇当地挑夫,一辆摩托,两个扎的牢牢的蛇皮袋子,正用弯刀收拾一段毛竹劈子,与他搭讪,半回不应,我们几乎忘记身处江西山里。继续上行的路,必有难度,好在之前的半小时的热身,多少有些适应,可是架不住连续不停,宽队英雄盖世,鼓励大家一鼓作气,越歇越累。他出发的最晚,到山腰的杉树林竟赶超我们,然后又眼瞅他绝尘而去。自叹弗如!到达针叶林,算是基本登上了铁蹄峰,左边远眺,村庄建筑还清晰可见,右边山腰间白茫茫一片。以为是云海,加紧脚步,出松林,以观云海。连三赶四越过横亘的巨石,才刚拍完照,右边山谷里的云雾被一阵风鼓动,饱满的水汽雾气腾腾越过山巅瞬间涌入左边的山谷,楼台村庄树木山脊立时隐没,能见度不足十米。下马威来的迅速,武功山的诡谲绝非浪得虚名。接下来的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落(lao)单,可不是好玩儿的。一上铁蹄峰,张大夫就一直举着队旗,义无反顾地往前冲,当发现视线所及不见人时,立马不淡定了,好在手机有信号,我们赶上,几个人摸索着沿山脊前进。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不多会儿,眉毛头发聚满雾珠,似深秋的霜露,白花花的。雾霭沉沉里,文桓听到声音连忙迎上来,指着前边说:铁蹄峰客栈到了。近在咫尺的偌大客栈被云雾裹的严严实实,连轮廓都未逃逸。

后来听陆队讲到铁蹄峰的一段,还颇有感慨。雾大,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和基祥大哥收尾,屋漏偏逢连阴雨,子的带的一个小伙伴儿脚抽筋儿,退无可退,艰难跟队。恰逢挑夫就地售物,陆队情急之下问“半仙儿!”

“你好老乡,依你看,今天这天儿会怎样?”

人回答“大概也就这样了!”

陆队说当时他的心拔凉。这会可去火了,啥也看不见了。

现在看来,陆队的问询几乎是占卜,连根儿黄瓜也没买的赶山人,签灵不灵,天说了算。嘻嘻!事实证明,这是个玩笑。

云里雾里的悻悻而行,队友们一字排开,天光放亮,正庆幸之时,云雾突然像似被人用衣袖拂去一般,瞬间亮出干干净净,翠色欲流的山谷斜坡来。“哇!”也仅仅够发出两声感慨的功夫,大漠连相机都没来得及聚焦,又是大袖一挥,全都从眼前消隐。


到金顶之前,武功山基本就是这样逗着我们玩儿了,像个顽皮的小孩儿。

走过一段长长的人工栈道,威严肃穆的庙宇座落在金顶下的山坳里。被云雾环绕着,神圣庄严。此时的山谷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一眼无际的草甸,像流动的波浪,雾霭退去,碧浪清波起伏跌宕连绵而去,立武功山最高处——金頂,远眺,一眼陶醉。在武功山的柔波里,我甘愿做一根蒲草,春发,夏长,秋枯,冬藏。

在金顶的平台上,午餐后,合影。沿下行的栈道,留恋往返。大家变着法地摆各种pose,一时间大漠炙手可热,山谷里回荡着“大——漠,大——漠”的喊声。据我推定,当时的大漠是微醺的状态,因为他被武功山的云海草甸迷醉,根本走不动,一步一回首,不然也不至于总被队友们呼喊。听说他想静静,好让自己仔细感受一下武功山跳动的脉搏,起伏的曲线,曼妙的温柔,身在其中,犹在母亲的怀抱中,美好无限,爱意浓浓。

午后,云海已退到对面山谷中,依然白茫茫的,像经过沉淀的浓缩物,好让来看望她的人有机会看清楚,不辜负每一分虔诚。而我们也感动于大自然的馈赠。竟保留一处这样游离于世俗之外的天地,一看到,就觉得幸福美好!

与蓝色在金顶下行处偶遇,我们共同走过了下午最美的一段时光。下午的转山模式最令人难忘,因为离晚上入住的观音宕并不远,索性放松下来,走走停停,看着缓缓的山间草甸,很难不联想到美好的爱情。请不要嫌弃,游记居然扯到爱情,希望引起共鸣的不是只有我。如果你还年轻,还在恋爱,还在追求心仪的她/他,不如带她到武功山来,就比如看到眼前的山坡,就可以向她表白。

”喜欢你。”

“什么程度?”

“就像春天里偶遇山坡上的小熊一样。”

“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对面那个平缓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

绝不夸张,这样一来,你的爱情就八九不离十了。

大概下午五点之前,垫底的队员陆续赶到位于观音宕的望日客栈。简单收拾洗漱后,再出来,冷风嗖嗖,本想着裙装休闲放松一下,又乖乖地进屋换了回来。风起云涌遮没(mo)了眼前的一切,只有我们和客栈是真实的,还有风中狂舞的彩衣。立时一眼无际的草甸上的渺小与此刻无他的虚无缥缈,空旷寂寥齐聚,连五味杂陈都嫌多余。晚饭还未结束,雨滴子乒呤乓啷落在铁皮房顶上,十万亩草甸,浓的驱不散的云雾,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肆虐的狂风,摇摆的铁皮房,一群虔诚的人。有很多人失眠了,可我睡得很好!

五点钟起床,已经有人看到了客栈前边山谷里的云海,慢慢升腾,等天光放亮些,云海已经晕开。多云天气,灰白色形状各异的云大团大团,时而连接,时而飞散。6:50作别客栈老板,我们踏上征程,预计中午在发云界汇合。一路走来,一路感动,天地有大美,却默不作声!下绝望坡,迎面而来的人们形形色色,像我们这样半专业装备,尚且下了决心才来,更不必说在绝望坡脚下喘粗气一副逛公园架势的男女老少。真心为他们捏把汗!

上好汉坡到千丈岩,走的让人绝望,之所以没绝望,直到发云界,都是云海草甸,溪流瀑布。中午12点多赶到发云界客栈,与在此等候的队长汇合,匆匆午餐后,立刻开启下山模式。因为云雾又开始弥漫,云层渐厚,天色阴沉。种种迹象表明,该来的,都会来,需得让人一样样经历,才得以圆满。果不其然,刚刚转过发云界后山,窸窸窣窣的雨就好像在敲警钟:快走,快快走,雨水满的要溢出了。眼看真格下起来,队友们纷纷披上雨衣,健步如飞,谁都不知道前方的路如何复杂,只管闷着头前进。下山需从1600多米到海拔600或700米的龙山村,预计全程7公里。不讲其他,就这一条信息,就可以想见,前方的路之艰难。更出人意料的是,一条崎岖波折的“东坡路”上,迎面而来的人不断线。需躲闪,停顿,好在老天眷顾,一阵雨仅湿了地皮儿。也许是前方并未任何期待,沿途再无风景的缘故,我不由自主加快脚步。要不说人松弛与绷紧只是意识转念。据听说下山有人摔跟斗了,好在无大碍,起身拍拍屁股,跑更快了。我真想知道当时她作何感想。

到达龙山村梅子客栈时大概是下午4点钟左右。稍作安顿,才进屋落(lao)定。大雨再也绷不住,没耐心地倒下,我敢说麻痹的赶山人,几乎来不及拿出雨具,就得淋成落汤鸡了。宽队为了接应腿部抽筋的叶子,高低洗了个天然淋浴。后来听他讲的热闹,笑的那个灿烂,好像淋的不是他。用他的话讲:只要大家安全,他淋雨也值。人品大爆发,在山上两天,该看的都看了,下山了下雨了,还有如此圆满的旅行嘛?

龙山村位于发云界景区脚下,全村153 户,506人。群山环抱中,错落的梯田,水光潋滟。晚饭后沿水泥路环绕半圈,余晖中,青砖黛瓦,潺潺流水,田边的小花,天光相接的水田,一只白鹭倏地斜着翅膀飞去。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二日晨,六点半出发返程。一路顺利,晚8点多到郑。结束四天武功山之旅。除子的4人从金顶索道下外,其余32人成功穿越武功山。

全程路线:沈子村(600米)——铁蹄峰——金顶(1918.3米)——吊马桩——观音宕(望日客栈)——绝望坡(1710米)——好汉坡(1690米)——千丈岩——风车口——发云界(1628米)——龙山村(700米)

谢宽队,陆队,各协调官,收队及财务官,谢摄影师大漠无缘及全体和谐队的小伙伴儿,喜欢每一张定格的照片。期待下次同行。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

推荐帖子

回到顶部